瑞典

春天

積雪融化
喚醒
塵封大地

裡的
冷凍狗屎


美麗雪景

漫長黑暗的冬天
要不是變成酒鬼
就是變成憂鬱症

而那些自認為意志力可以戰勝一切的
都變成憂鬱症的酒鬼


優雅的夢

唱詩班優雅的口水
帶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鳥語花香

那些高音部朗誦的小故事
都是美好的

雪慢慢摔在地上
南風一一清點哪塊土壤比另一塊幸福

練習做一個瑞典語的夢
夢的入口很大
只是我睡不著